我校考古文博学院全面参与的三星堆祭祀坑考古发掘获重大进展

发布时间:2021-06-01 12:32

5月29日至30日,四川卫视、四川观察、四川新闻频道、四川广播联合国内150余家媒体对三星堆考古新发现进行了一场全方位、全媒体平台、全景式呈现的特别直播活动。三星堆再一次获得高度的社会关注度,仅29日11点至13点35分,短短两个半小时,全网平台相关话题及观看流量超2.2亿次,直播内容多次登上微博热搜。

此次直播中,四川大学主要负责的5号、6号、7号三座祭祀坑在首日直播中亮相。担任直播解说嘉宾的是发掘现场负责人、四川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黎海超。


黎海超首先介绍了最为神秘的6号坑。在6号坑中埋藏着三星堆首次发现的木箱,受到各界广泛专注。他将以往关于6号坑的疑问总结为三大谜题,并一一解谜。第一个谜题大众最为关心,即木箱内盛装的物品到底是什么?为了回答这一疑问,川大考古队近两月来,对箱内堆积进行了精细的发掘并采用高光谱等多种科技手段检测箱内有机物的迹象。目前,箱内尚未发现明确的无机质文物,但令人振奋的是木箱南侧距离箱底的填土中检测出丝蛋白,发现了丝织品的痕迹!这也就意味着木箱内可能盛装的是丝绸,且可能在木箱底部。而目前考古队仍保留了木箱最底部的堆积没有发掘,计划将木箱整体提取至实验室内进行更为精细的发掘,结果令人期待。

第二个谜题也与木箱有关,木箱本体高度约40厘米,箱底距离6号坑坑底约35厘米,这一空间是怎样的情况,木箱不可能悬浮在坑中。第三个谜题涉及6号坑的整体形态,木箱仅占据了6号坑一半左右的空间,而另一半竟是空坑!令人费解。为了解决这两个问题,黎海超带领同学对木箱侧板外的残余土进行了清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木箱之下竟然还有一片灰烬区域。这些灰烬形态不规整,较为杂乱,形似燃料焚烧形成的草木灰。加之木箱经检测也是被焚烧的,由此黎海超提出推论,认为木箱或许是架在草木燃料之上进行焚烧,由此进一步推测,那一半的空坑可能是实施摆放木箱、点火等行为的操作空间。若这些假设将来可以证实,则三大谜题均迎刃而解。6号坑的重要意义在于焚烧木箱的行为极可能发生在坑内,挖坑烧木箱的行为意味着6号坑属于真正意义的祭祀坑。而其他祭祀坑目前只能定性为祭祀器物掩埋坑。

3.png

川大考古队负责6号坑中的木箱

7号坑是川大负责的面积最大的一座祭祀坑。目前7号坑已经在南侧的解剖坑中露出器物层。在仅0.6平方米的解剖坑内,象牙交错分布,可辨识个体有10根之多。初步观察,较为完整、保存较好的象牙主要分布在解剖坑东南部,大部分均未被火烧,个别象牙表面呈现出局部被火烧的痕迹。与此相对的西北一侧象牙是成堆分布,以被火烧过的象牙残片为主。黎海超认为7号坑的文物埋藏情况或类似于3号坑,在象牙层之下会有青铜器等器物层。目前在解剖坑最深处已经发现少量青铜残渣,此外前期采用多频电磁感应的方法探测7号坑金属器物的埋藏情况,信号反映强烈。目前7号坑仅露出冰山一角,可以说接下来的发现是最令人期待的!

川大负责的5号坑是所有祭祀坑中尺寸最小的,但正如黎海超所说,它却是含金量最高的。社会关注度最高的金面具便出自5号坑。黎海超在直播中提出坑中出土的圆形金片可能有着极重要的价值,圆形金片数量多,分布有一定规律,或许是有意识摆放或者原本附着在某种织物上再铺于坑内。这也是以往发现所没有的。除金器外,5号坑出土的刻有精美纹饰的象牙器残片同样令人瞩目,部分纹饰线条比发丝还细,精巧技艺令人赞叹。

4.png

7号坑中的解剖坑

目前川大负责的三座祭祀坑中,6号坑接下来将进行整体提取,5号坑或许也将采取类似方案,以便进行更为精细的实验室考古。7号坑刚刚露出器物层,将成为接下来发掘的重点。

自2020年12月以来,川大三星堆考古队已经在三星堆坚守半载,中间节假无休,老师和同学们全面投入到发掘工作中,为发掘中华文明的璀璨文化而努力奉献。